世界上最好的F大人

暂时退lo到年底
如果有大学上了会早回来
冲分1530
GO FOR BROWN
祝安好

#常陆院双子# 禁忌的边界线



#常陆院双子# 禁忌的边界线

一个极短的脑洞。或者说段子。
樱兰这部老番中最喜欢的就是这对双胞胎。
主要想描写 从小到大世界中只有彼此的两人没有区分朋友/兄弟/恋人 这几个角色界限的能力。
于是在两人的相处中会出现许多越轨的行为而不自知。


---------


暮色四合。常陆院的宅邸中只有二层的寝屋仍闪着微光。

那是大少爷和二少爷的房间。
此时,这两位小少爷正以相同的姿势趴在凌乱的床铺上,支着手,盯着眼前巨大的电子屏,兴趣索然地操纵着游戏手柄。

“啊啊。真无聊。我不玩了,这种东西。”
率先耐不住性子的是大少爷——常陆院光。任性地将遥控器一扔,翻了个身,光枕着手闭目养神起来。

“喂喂,你这家伙,最开始是你想玩我才陪你在床上窝了一天的,马上就要通关了,别随随便便就放弃啊。”虽是弟弟但理智很多的常陆院馨踹了一脚身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兄长,努力扛过最后一波怪。

“不要,无聊的事怎样都好,我才不在乎——”光翻过身,将手挂在身旁人的肩膀上,垂着眼满不在乎地拖长语调说。
“等下,光……啊,输了。”游戏结束的标示占据了整个屏幕,刺得人眼睛生疼。
“啊啊,都是你的错,光!”皱着眉,馨装作嗔怪的扔掉手柄,翻身和挂在自己的身上的光扭打起来。

其实馨早已经玩腻了这个游戏。
因为输而和光生气是怎么都算不上的。
只是馨觉得这样的反应比较有趣。
他知道光也是这么认为的。
这就是只属于这两个人的默契。

这场闹剧最终以光从背后限制住馨的双手而告终。
两人气喘吁吁地倒在被滚了一天的床铺上。
当然,这一切也都是两人在内心中如排剧本般安排好的。

“果然还是好无聊。”
两人异口同声地说。脸上挂着一模一样的无趣。

光放开馨的双手。于是馨转过身,与光琥珀色的眸子四目相对。
那是与自己相同的颜色。
相同的容貌。相同的声音。
馨伸出手,抚上眼前人的脸颊。与此同时,他感受到光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啊啊,相同的触感。

“吻我。”
光放缓了声线,凑到馨面前,这么说道。
“兄弟爱的游戏在Host部已经玩过了哦?重复太多次会变得无聊的。”馨不以为然,却还是贴近了光的面颊,与他额头相抵,十指相扣。
“不试试怎么知道?”光轻哼一声,扭身将馨压在身下。

“唔嗯…”
光来势汹汹,重重地压上馨的双唇。馨则以守为攻,炽热的舌肆意地与兄长缠绕在一起,纠缠着,碾压着。
唇舌厮磨之间,淫/靡的水声环绕在两人耳畔。色/欲之火在两人互相抵押着的赤/裸/胸/膛间燃烧起来。
“哈啊…好爽…”
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
仿佛要融为一体。

一时情迷意乱后,两人平躺在床上,注视着天花板。

“怎么样。”馨说道,是个陈述句。
“果然,很无聊。”光心不在焉地回答。与馨垂着眼的模样如出一辙。
“倒不如说更无聊了…”馨打了个哈欠,顺便瞄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
11:00。
无论如何,总算熬到了睡觉的时间。

“明天,果然还是去找春绯玩吧。和陛下他们一起。”
“好主意。没有玩具暑假根本熬不下去啊。”

月亮升了上来。

“晚安。”
异口同声。


-Fin


向你们安利樱兰!
虽然挂着少女漫的羊肉卖着基番的狗肉
但完全不会像这几年的某些少女漫一样
毫无理由就相爱 毫无理由就后宫
也不会无下限的卖腐 刻意的露肉

里面的人们很真实
女主也超可爱!
独立坚强不做作的那种可爱!

总之
是部很适合工作学习之后放松心情看的搞笑校园番
全程不会让人反胃的那种!
为樱兰打call


螺丝儿是不可一世的红皇后
格瑞是冷静强大的白兔先生

爱丽丝paro的一个脑洞



【双黑】#六一特供# 你这个样子是要被伞剑的

【双黑】#六一特供# 你这个样子是要被伞剑的


梗来自于黑童子的新皮肤!
你们看了吗,那个露脐装呀
超级好看的
一直都觉得小小黑这样的炸裂鬼畜小孩
如果是受应该很有趣吧
今天就要着手试试

cp是鬼使黑x黑童子!!
不拆不逆注意避雷

不就是最高死刑嘛
谁怕谁没鸟(不


1.

晴明院中的樱花树下一如既往地热闹。

花妖们在树上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时不时聊到了彼此都格外感兴趣的八卦,便在花枝间爆发出一阵铃铛般的笑声。

山兔莹草小僧等一众小妖在庭院中,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小僧被蒙了一层眼罩,呆呆地朝前踱着,双手在空中乱抓一通的憨态逗乐了一团团在他身后藏好的小尾巴们。

般若正笑嘻嘻地在熟睡的风神大人脸上画符。那鬼鬼祟祟的样子被丑时之女瞧见了,便捣乱地从后面打了几针咒锥。
猝不及防地被一扎,金发小孩跌在风神大人怀里,把两人都吓了个半死。

不知是丑时之女还是般若开了个大,意料之外地把樱花妖从树上直直砸了下来。一时间,清脆的惊呼与嘤嘤呜呜的抽噎充盈在了整座庭院。

“晴明,不去管一下真的没问题吗…”源博雅汗颜地望着院子,对闹成一团吵得昏天黑地的小家伙们表示了耿直的担忧。
“呵呵,随他们去吧。”被唤作晴明的男人悠哉地侧躺着,呷了口清酒,
“今天就随他们闹好了…毕竟,是孩子们的节日啊。”

2.

“哇,白童子,这是你的新衣服吗,好可爱!”
不知是哪个小妖率先发出惊叹,把闹成一团的孩子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方才进来的乖巧小孩身上。

“啊,是吗,我好高兴!”被称作白童子的孩子甜甜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模样好不讨喜。
小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亮晶晶的豆豆眼在白童子周遭闪烁。

“旗子也换了呢!是鲤鱼旗的样子,好棒呀~”
“是呀是呀,感觉有点像小座敷的那一身呢!”
“是啊~”
“话说回来,黑童子应该也换了吧,他人咧?”

“黑童子呀,”说到自己的伙伴,白童子眉眼一弯,吃吃地笑起来,“这家伙害羞,就自己先回屋啦。”

3.

黑童子气喘吁吁地跑到内屋,见四下无人,才放缓了脚步,大口呼吸起来。
还好有白童子帮自己挡着…小孩弯着腰,暗暗腹诽道,如果这个样子让大家都看见…
悄悄摸了摸自己没有衣衫遮挡着的光滑肚皮,两颊有些微微的发热。
实在是,太害羞了…

“哟,这不是我们家徒弟嘛。新衣服领到了?”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黑童子本想直起的身体蓦地一怔。
…师傅的声音…
虽然知道这新衣服总免不了被大家一顿指指点点,但要说自己最不想遇见的情况,大概就是单独被师傅瞧见了。

糟,糟糕了…快跑…

这么想着,脑回路耿直而简单的黑童子便直起身子。抖了抖衣袖,拔腿就跑。

4.

追了好一会儿,鬼使黑总算把这跑得飞快的倒霉孩子堵在了一间寝屋中,气喘吁吁地把他的双手压制在身后的墙上。

“你这家伙…为什么要跑啊…”

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抢了个这么快的速度位,跑得贼啦快,害得我老腰都快闪了…
鬼使黑暗暗吐槽着,不禁感叹这寮里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不知不觉就没我们这老一辈什么事了。
“小小黑,你…”

黑童子此时的状态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新换的猫木槌被扔在一边,下身的裙裤因为刚才的争斗而被凌乱地撩起来半截,露出小孩白白嫩嫩的大腿。
看起来十分柔软的腰肢就这么裸露在空气中,随着主人的呼吸起起伏伏,引人遐想。
再往上看,是小孩举起遮盖面容的纤细双手,以及从指缝中露出的绯红色皮肤。

鬼使黑咽了口口水。
不对,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孩子还挺诱人的??
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啊!!!
鬼使黑在内心把自己伞剑了一万次,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黑童子。

“小…小小黑,不好意思,吓到你了。”鬼使黑放缓自己的声线,安慰着眼前因受惊而微微颤抖的小孩。
“我只是想确认下你有没有事…你刚刚什么都没说,我以为发生了什么…”鬼使黑搔了搔面颊,有些无奈,
“那什么,我有时候做事挺没根筋的,你千万别放在心上…”言毕,叹了口气,顺便揉了揉眼前小孩的银白色发丝。
极其柔软的触感。

5.

“不是…师傅…的错…”
黑童子勉强从喉咙挤出这几个字,本就不适应说话的嗓音沙哑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本来就不是师傅的错,是自己实在太害羞,才导致现在尴尬的局面…
要是自己刚刚没跑就好了…
这下可怎么办…
还是…告诉师傅好了…

仍用双手掩着脸,黑童子微微地吸气,吐气。

总算下定了决心般,小孩颤抖着嗓音说:

“师傅…腿崴了…好…好痛…”

6.

这孩子真是…
鬼使黑默默腹诽。
不过话说回来,刚刚自己是在期待什么啊…

7.

“抱好喽,好,我们走!”
将猫木槌背在身后,鬼使黑双手抱起小孩纤细的双腿与光洁的后背,元气满满地说。

比自己想象的还轻嘛。鬼使黑愉悦地想。

“谢谢…又添麻烦了…”
怀中小孩的嗓音几乎轻不可闻,但鬼使黑还是及时捕捉到了。
“哈哈,没关系,谁叫我是你师傅呢!再说了,这次的主要错还是在我,应该是由我来说对不起才对。”鬼使黑抱着小孩朝庭院中走着,准备找莹草姑娘来叮一下,

“比起这个,把手放下来如何,你总不想掩着脸走一路吧?”

黑童子闻言,仍有些不情愿地摇了摇头。

“这是师傅的命令,不准违抗。”故作严肃地这么说,鬼使黑知道这是对这孩子的绝对杀手锏。

小孩犹豫了下,却还是乖乖把手拿下来,缩成一团,折在胸口。

金色的眸子水光潋滟,只与自己对视一秒便害羞地紧紧闭上。小小的豆豆眉如临大敌般皱在一起,火霞般的红晕将眼角都染得艳色一片。

“好害羞…师傅…”

8.

最低伞剑,最高天翔鹤斩,清醒啊鬼使黑!!

9.

尽管在心中这么告诫着自己,但看着怀中平时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如今隐忍娇嗔的样子,鬼使黑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悸。

现在还是个孩子,这长大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鬼使黑在心中默默点了一根烟。

“要不…你还是把脸掩上吧…”


END

别浪费青春了
快去经营自己的人生啊屏幕有什么好

【知乎体】强行撩汉撩不到是种怎样的体验?


主瑞嘉,雷安。
原梗来自公众号:英国那些事 的一片推送
笑得我肾都没了


——————————
【知乎体】强行撩汉撩不到是种怎样的体验?


匿名用户:
如题。题主昨天和喜欢的女神尬聊一个小时没撩到,心灰意冷。想知道妹子们有没有过撩汉失败的经历?

167893人关注 96条回答
邀请回答 添加答案



——————————

用户: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16K
物理/宇宙/代码/黑客 方面优秀回答者


谢邀。

个屁啊??你丫不是问的妹子吗??哪个渣渣活得不耐烦了@了我,有病吧??我现在已经在全网人肉你了,做好心理准备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个问题我还是很想怒答一波的。


本人男,有个交往了三个月的男票。
我很强,基本上除了他之外的人我都看不上。一直以来我都挺珍惜这段关系的,但前几天发生的一件事让我有了一丝动摇。

那天,我下课早,在宿舍呆着无聊就想搞事。瞅着男票(简称G)快实习回来了,就脱光衣服,只穿了一件他的大衬衫躺在床上摆好姿势等他。
心想着等他一回家,进门发现没人,走进卧室,就说:“G,来和我打一架吧~”

……够明显了吧?

呵呵,结果呢,丫进来了,表情冷淡,连眉毛都没带动的。瞟了我一眼,说:
“J(我名字),我今天很累,不想和你打。”


???


所以你是以为老子真的想内裤都没穿地和你打架吗???
exo???


去你妈哒,老子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

6月12日补充回答:

谁再在我评论区里面哈哈哈,老子就断谁家网线。



——————————

用户:三月桃花两人一马 13K
环境/社会学/赛马/骑士/撩人失败 方面优秀回答者


谢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被邀到这,但我在撩人失败这方面确实挺有经验的(无奈.jpg)。

关于撩妹失败的案例可以参考我过往的回答:没有马是种怎么样的体验?-@三月桃花两人一马的回答 。

不过题主想问的貌似是撩汉。虽然我没男朋友,但我有一个从小到大关系都不错的恶友。

基本上我俩的日常对话就是互怼,互损,互撩。

虽然一直都知道这家伙比较神经大条,但昨天的一段小插曲让我正式认识到,这家伙不是性格大咧,而是情商低。

我和那家伙合租,同居。睡前闲扯聊到了彼此的啪啪啪经历。

他: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都两年没啪啪啪过了。
我:哎,挺长一段纪录啊。我要是给你打破了岂不是挺可惜的。

当时我俩离得特近。我看着他愣住的样子,觉得好玩,就自我感觉gay得不行地朝他眨了下眼。

结果:

他:啊,是啊,真是挺长的。

当时我笑容就僵住了。

呵呵,这榆木脑袋。

我也不知道我在气什么,

反正就是挺气的。

眼瞅着这天都快聊不下去了,我就转了个身,没理他,睡了。

——————————

热门评论:

飞天小魔女:嘻嘻,总感觉答主和你恶友关系不一般哪。合租分房睡是正常朋友,不分房不分床的,不是弯就是gay哦。

三月桃花两人一马(答主) 回复 飞天小魔女:美丽的小姐你误会了(乖巧.jpg)。我和他从初中开始就睡的同一张床,早就成习惯了。

匿名用户 回复 三月桃花两人一马(答主):…(相依为gay .jpg)

不定之躯:安哥,其实昨天晚上很晚的时候(估计你那时候已经睡了)大哥给我打了个电话,说“ 骑士笨蛋跟我表白了怎么办啊啊啊啊”。我当时困得不行没听懂,就挂了。听你这么一说,感觉应该是当时大哥有点不好意思才糊弄过去的。@拿铁锤锤砸你胸口

三月桃花两人一马(答主) 回复 不定之躯:??!!(吓得安迷修扔掉了双剑.jpg)x3



——————————

用户:妖精放开我姐姐 7K
游戏/动漫/竞赛 方面优秀回答者


看了几个高评回答,最大的感触是:冤啊!

其实大多数时候,不是你们撩汉技术不行,是我们实在没意识到啊~
我是个直男,我姐老说我缺心眼子。
不过这几十年也算平平安安过来了,可能是因为 @ 斩得断 一直在帮我收拾残局吧,嘿嘿~

跑题了。为什么说我们没意识到呢?因为有时候我们不敢往那边想啊~

我高中的时候和一个妹子关系特别好。虽然老被她欺负,但我觉得她特可爱,就一直惯着她。
后来我们各自去了不同的大学。虽然分离在两个不同的城市,但她好几次跨越大半个国家来看我~

在四次完全不同的情景之下,我们最终都一起睡在了同一张床上,啥都没干。
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朋友。只是后来我们就没咋联系了。

但就在前几天,我在拉屎时忽然灵光一闪:
她千里迢迢过来,才不仅仅是为了躺在我旁边的啊老天爷!
我过去怎么那么蠢啊??

哎。
我很难过,因为我也很喜欢她来着。

——————————

热门评论:

匿名用户A: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匿名用户B: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匿名用户C:答主你也太蠢了吧…直男癌到没眼看啊…

一颗柠檬:@飞天小魔女

飞天小魔女:…你这笨蛋过了三年才意识过来是吗…(微笑中带有一丝疲惫.jpg)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你答题就答题还特么把格瑞@过来是想干嘛渣渣?!



——————————

用户:拿铁锤锤砸你胸口 8K
化学/生物学/神经科学/海盗 方面优秀回答者


想听撩汉失败的故事是吧?都让让,我来。

初中的时候第一次壁咚,并且在耍阴耍诈下骗上了同一张床。

那时年幼的我兴奋又紧张,暗中思考着要不要趁机拉个小手,推动下发展。

然而:

他:恶友啊…

我:怎么了

他:我以后,想当个骑士!

我:…哦。

他:咱们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还有语文课呢。

我:……嗯。

那时我意识到,想拿下这个人,光走走肾是不够的。

高中的时候和小弟们商量了半天,总算约出来看了场电影。后来也断断续续的约会了好几次。牵过手,接过吻。第一次接吻后我简直膨胀得要原地爆炸了:初吻都拿下了,这回你总该是我雷总的人了吧?

然而:

他:恶友,你…

我:…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

他:嘘,恶友,我知道。你也想要一匹马对吧?我已经感受到你传达给我的心意了…

 ??啊??

你这是从哪个星球接收到的心意啊??

不过没关系,我雷日天不是这么轻言放弃的人。

那时的我仍相信我还有机会。


两年前毕业了。我们俩喝得很醉。把他送回家后,脑子不太清醒,两个人稀里糊涂地就滚上了床。
第二天想着这家伙总算该意识到朋友是做不成了吧。

结果,他喝!断!片!了。

呵呵。

他:哎哟恶友我怎么浑身酸痛…这莫非,是我要成为天命骑士的征兆!!
我:……………………这大概是命吧。
他:什么意思,是说我命中注定会成为骑士吗?

啧。
反正这八年也就这么过来了。
别说撩了,这家伙根本是直球弯球怎么着都打不中啊?!


不过渐渐本大爷也就看淡了。
本身我也不是那种娘唧唧的人,要是他对我没那个意思的话当普通朋友也无所谓。毕竟你喜欢一个人和喜欢日一个人还是有本质不同的。
能和他当一辈子恶友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昨天晚上他出乎意料地给我打了一波直球!

常年处于主动位置的我猝不及防被这么一撩差点就硬了。
还好我机智过人打了个马虎眼也就过去了。

然而,就是这么智商过人技术高超的本大爷居然被这个骑士笨蛋说成 “情商低,神经大条”!?

@三月桃花两人一马

我觉得咱们需要谈谈。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雷狮.jpg)

——————————

热门评论:

doge:曾几何时知乎还是一片净土。(我吃饱了.jpg)

不定之躯:憋了八年总算说出来了。

我超强汪汪汪:老大威武!!!

驯狗大师:老大加油啊~



——————————

用户:斩得断 6K
金融/精算/债券/银行 方面优秀回答者


@无敌是多么的寂寞

你在哪?

我在宿舍,过来找我。

——————————

该用户关闭了评论。



关于香料(即信息素)的补充说明:


关于香料(即信息素)的补充说明:

檀香就不过多介绍了,上过香的旁友应该都闻过。味道就比较迷。经我和另一位小伙伴亲测,调得好的话可以调出“印度的皇宫贵族/上个世纪的夜场/性冷淡的独居者/行走的西洋参”这几层不同感觉的香型。我个人感觉和瑞哥“表面性冷淡内心狂热的感觉”是比较符合的。

龙涎香并不是具有大海特质的气味。西瓜酮才是。但总觉得这个词出现在行文中比较搞笑,就改成了名字霸气一点的龙涎香。
龙涎香本身是鲸的分泌物,不同浓度下有不同的香型,喜好看个人。我个人觉得有点像异丙醇的味道,不是特别喜欢。

麝香有催情功效。这一点存疑,都是听别人说的哈哈。我自己是没能金贵到用以麝香做后调的香水,如果有旁友用过就求科普喽。

橙花是现实中就有的一种花,一般其精油作香水基调用。但本文中提到的橙花我其实更倾向于指的是祖马龙的橙花香水味,感觉其味道和金小天使给我的印象更符合一点。

以及两者在一起并不会产生新世界的费洛蒙。费洛蒙是你的化学信息素,和荷尔蒙类似但不是血液传播的。反正也就是瞎写,怎么爽怎么来喽。

【瑞嘉/微雷安ABO】擦枪走火


【瑞嘉/微雷安ABO】擦枪走火


我我我纠结了十分钟是双A还是AO
虽然AO很诱人但果然瑞嘉啊还是更倾向于强/强这个样子
即将起程的破车
这里的格瑞会是比较贴近初设的性格
当初就是被旧版漫画恶心帅的格瑞调戏螺丝儿拉入坑的
啊他们真可爱
一丢丢的AO雷安
以及这是个AU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就打卡上车吧~


1.
盛夏五月。A高的篮球赛进行得如火如荼。
今天是1班和2班打半决赛的日子。
全年级都知道这场不好打,但没人会想到加时加到第五场,仍然是平局。

“哇,不愧是格瑞啊,要是我这么高强度地运动一个下午,早就中暑了。”站在人群最前方的金和身旁的凯莉感叹道。
“嘻嘻,这不废话嘛。你要有那个体力还能是个O?早就变成校内强A啦。” 凯莉含着棒棒糖,眯着眼调笑道。
“哈?体质这种事情是天生决定的吧,而且我在O里面算是很强壮的了,别小看我啊…”
金有些不满自己被身旁女孩轻视的事实。转过头还想继续争辩些什么,却被塞了一根牛奶味棒棒糖,和一句“好好看比赛”。
“切…我可是很强的…”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金郁闷地狠狠咬了几口嘴中的硬糖,发出咔啦咔啦的响声,才将目光重新投回赛场上。

2.
“裁判员,暂停!”
雷狮喊道。一声清亮的哨声随之响起。
将手中的篮球随手扔下,雷狮大步流星地跨到安迷修身旁。此时的安迷修已经因为体力的严重透支而有些呼吸不畅了,只能单膝跪地勉强使自己不倒下。
篮球场内安静下来,只剩下篮球在橡胶地上蹦远时发出的砰砰声。
“你是笨蛋吗,不舒服就早点说啊。”雷狮看着安迷修痛苦的脸庞又气又心疼。
“我…我没关系…把比赛打完吧…我不想让美丽的小姐们失望…”安迷修推开雷狮想要扶他的臂膀,向视线中疑似是人群的方位努力扯开一个温柔的笑,想站起却还是跌了下去。
“够了,安迷修。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再继续。”格瑞走上前,声线冷静而不容置疑。
“…”安迷修看了他一眼,仍不做声。垂下的睫毛蝶翼般轻颤。
“你这骑士笨蛋还想怎样?!”雷狮这下是真的动怒了,眼神一暗,便释放出浓烈的信息素将两人包围。
龙涎香是极具侵略性的香型。莫不说对O有强大的攻击性,对一向信息素免疫的B也有着强大的干扰力。
那是阴云密布下的大海带着腥与占有欲的味道。
“混蛋…”本就体力透支的安迷修经这么一冲,一下便软在了雷狮怀里,“别犯规啊…”
雷狮微微勾起嘴角。
“在爱与战争中,一切都是公平的。”
满意地抱起总算不再反抗的安迷修,雷狮回过头朝格瑞微微颔首示意,便走出了人群。

“那么就暂时停赛,明天再继续打。”格瑞捡起滚落到场边的篮球,对一旁的裁判员说道。
“喂,等等。”耳畔熟悉的声音响起,“你当我是空气吗?我还没同意呢。”
…我就知道。
格瑞默默叹了口气。

3.
嘉德罗斯正叉着腰不可一世地瞪着他。
为什么每次都要我来安慰这小孩啊…格瑞腹诽道。却还是走到他身边,微微俯下身,与嘉德罗斯四目相对。
“现在你我两队各缺一名球员,你还想打?怎么打?”
格瑞半眯着钴紫色的的眼眸,语气平淡又循循善诱,
“还是你想点球?这么没意思的结局还不如明天继续。不觉得吗?”
“…我…” 嘉德罗斯想说点什么,什么都行。只要别让一切都随了这个人的心愿。想了半天却还是憋不出一句话,圆圆的包子脸倒是憋了个通红。
“我不管,格瑞。今天你欠我一个胜负!”

格瑞轻轻哼了一声,转身。
“别得寸进尺,嘉德罗斯。这胜负我明天再还。”

他撩了下额头前被汗浸湿的刘海,不知从哪借来的五毛钱小星星在他身旁一闪一闪,顺便朝着围观的女生露出了自己十足自信的完美侧颜。

不出所料收获了满满的尖叫与甜腻的信息素。

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身后的小孩气得直跺脚。

4.
运动馆旁的更衣室。
“格瑞,你在嘛?我进来了哦~”

金明快的嗓音随着敲门声响起,还没等格瑞应声,便自顾自地蹦哒了进来。
“…听到别人说请进再进啊,笨蛋,不然敲门还有什么意义。”格瑞黑线的看着自家竹马星星眼地举着毛巾和运动饮料望着他,脱衣服脱到一半的手又尴尬地放了下去。
“嘿嘿,我下次注意哈。”
金毫不在意地挠了挠头,笑道。格瑞叹了口气,认命地接过对方手中的饮料,拧开,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5.
(此部分会出现友情向推动剧情的瑞金。接受不了的跳。)

不宽敞的更衣室中蒸腾着檀木的香气。
金在偷偷看着自己。
不…这就是光明长大的盯着自己的喉结在看…
格瑞一边灌着水,一边用余光偷偷瞄着身旁无意识下被自己的信息素所吸引的好友…

“你在看什么?”半瓶饮料见底,嗓子总算不那么干涸难耐了,格瑞拧上瓶盖,挑着眉,问道。
“?!呃,我有吗?”仿佛大梦初醒般,金尴尬地搔了搔后脑勺,“不好意思,我也没意识到,不知不觉就…”
随之而来的是属于Omega的甜腻信息素。
是橙花的味道。

这家伙,果然是笨蛋啊。
格瑞叹了口气。
倒不如说,就是因为是笨蛋,所以才没意识到体质不同所带来的危险性,同时也在毫无意识地给别人带来危险。
“好了,冷静下来。” 格瑞安慰地对金说。
空气中omega的信息素愈加浓郁,就算自己对金从未有过超出友人的非分之想,这样下去也是极其危险的。
“凯莉应该就在外边等你吧?现在马上去找她,我换完衣服就去找你们。”

6.
(如果你跳了刚刚那章的话,简单做下前情提要:现在的休息室充满了omega的信息素,充足到可以使某两个A被动地进入情潮。)

“格瑞,跟我打架!!刚刚球场上没分出胜负,现在让我们痛痛快快…” 嘉德罗斯适时地踹开门,咋咋唬唬地蹦进来,在看到格瑞身旁的金后整个人的气氛又瞬间降到冰点。
“喂,渣渣,你怎么也在这啊?”嘉德罗斯抱着手站在金面前,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
“我现在要和格瑞谈一些只有强者才有权利知道的话题,给你一分钟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嘉德罗斯微微扬起头,目光变暗,勾起嘴角,强劲的Alpha信息素在身畔爆发开来,
“被拖进情潮可就别怪我了…”
麝香的诱惑香气与橙花交织在一起,激发出与费洛蒙相似的气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金在心里咬着小手帕告诉自己。
“嘤嘤嘤!你这家伙太欺负人了!”金被格瑞的信息素护着,跳到门口,做了个鬼脸,“改天再找你算账,小矮子!”
“你说啥?!看我把你打成三段!!!”

7.

“所以,你找我什么事?”格瑞边问,边褪下比赛时已被汗浸透的球服。

“那还用说,当然是找你打架啊!”

为什么自己身边都是一群笨蛋。

“…啧,我今天没功夫陪你胡闹,改天再…”

“不行,今天你欠我一个胜负!接招吧,格瑞!!”

“喂等等!你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啊?!”


8.

格瑞本以为今天会再一次被这小霸王耍阴地撂倒在地上,在脸上画满小王八才算完事。

但今天却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占了上风。

将他的双手固定在头顶,格瑞跨坐在身下小孩仍青涩的身躯上,气喘吁吁地望着他。

“你…”有什么不对,嘉德罗斯今天有哪里不对。

格瑞这么想着,到了嗓子眼的话却总说不上来。

两人喘着粗气四目相对。

檀木的深沉与麝香的挑逗冗杂在一起,竟能激发出如此禁欲而又充满野性的气息。

可恶,都怪这里的信息素。自己根本无法思考。

“不错嘛,格瑞。没错,就是这个气势,这才配做我嘉德罗斯的对手。”语气中是一如往常的不可一世,

“这局是你赢了。惩罚我吧。怎么样都行。随便打我几拳,我不会反抗的。”

这次轮到格瑞愣住了。


9.

“你…”格瑞缓缓放开身下小孩的手,“你在自责。”

嘉德罗斯仍倨傲地望着他,身下的身体却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

“自责自己作为班长没早点发现安迷修是omega这件事,结果给他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格瑞语气冷静而平淡,仿佛在陈述一个广而昭之的事实。

“这倒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你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在胡说些什么啊…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在意那群渣渣的死活!!”嘉德罗斯愤怒得咬牙切齿,眼眶有些湿润地瞪着格瑞,提高了声音大喊道。

“赢了就给我愿赌服输的做出惩罚啊!煲什么鸡汤?!我真是看错你了,格瑞!”随之一拳拳发狠地砸向身上银发的少年,却被一一接下,双手再度被压制到头顶。

在闹别扭啊。格瑞想着。

空气中的麝香味因嘉德罗斯情绪的暴动而变得愈加浓郁。

甜得有些诱人了。

格瑞仍然摆着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眉毛却饶有兴趣地挑起,审视着眼前炸了毛的少年。


圆圆的包子脸被怒气与方才的打斗蒸得通红,连眼角都晕染上了艳色的痕迹。金色的眼眸透露着alpha独有的倔强与强势,水光潋滟下却露出了难以言说的娇嗔媚态。

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这烦得要死的家伙居然还挺好看的。格瑞暗暗道。

都是信息素的错。


10.

“安迷修的事…不是你的错…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格瑞俯下身,在嘉德罗斯粉红色的耳垂旁低声说,

“倒不如说这是那个坚持自己道义的笨蛋自己的选择。”轻轻咬上小孩薄薄的耳垂,意料之内地听见他刻意隐忍下轻微的吸气声。

檀木深沉的香气覆了上来,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溺死在这片信息素里了。

“你没必要为这个惩罚自己。不过你确确实实是输给我了。'怎么样都行,'这是你刚刚自己说的话。”格瑞与嘉德罗斯额头相抵,四目相对。

那紫眸中虽仍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却也染上了一层令人心悸的情 / 热。

“你…你想干什么…混蛋…住手…住手啊…”嘉德罗斯挣扎起来。周遭催 / 情的信息素在把他拉向未知的深渊。虽然头脑发 / 昏,身体发 / 热,但仅存的理智仍告诉他,不能让眼前的这个人得逞。

“愿赌服输。”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格瑞覆上了身下小孩紧抿着的双唇,“如你所愿。”

“唔…”



-TBC-


对不起!!不是我卡肉!!!是我根本不会开!!!

让各位见笑了,其实我是个根本没有驾驶证的假司机(。

虽说是TBC但具体什么时候写。

这个问题,我只能保守的说,猴年马月吧。

总之就是这样了。当初想写的梗是男友力max的雷总和心口不一的假螺丝儿。写的时候非常愉快,也希望你们看的开心啦。


P.s. 有关信息素的几段信息是彻头彻尾的假话。如果想借梗或者对信息素感兴趣的旁友不妨走我的下一篇文章,里面会对文中出现过的香料进行一些介绍。


虽然没有车,但宝贝们也可以打个卡再走嘛

啵啵。


以上。

我敲我以后再也不干临死压deadline这种事了…
昨天熬夜到五点把pioneer文书赶完了…一觉睡到1点感觉浑身酸痛命不久矣
啊mmp

今天本来想把Uchicago的A&S申完结果它dd是5月2号!!!
所以我为什么会有它25号才结束的记忆啊??
简直心痛到无法言语…
这下暑假彻底变成一条咸鱼了…

不说了
我去看看港大复旦之类的有没有summerprogram吧
手动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