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好的F大人

冷cp爱好者
喜欢小姐姐

火影#晓相关# 习惯


在上一篇好像没说清楚,这是一篇会以晓组织中不同成员的视角来叙述的中长篇。
第一篇 # 鼬 可以在我的记录里面找到
以上。


2.蝎(上)

蝎对迪达拉的第一印象很不好。
“这个小子长着一张早死的脸。”
他在蛭子中对着眼前咋咋呼呼地大喊“艺术就是爆炸”的少年冷淡的评价。
蝎讨厌不自量力的人。
更何况迪达拉的艺术观简直扭曲到可怕。
于是不出意料的,在迪达拉加入晓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蝎便狠狠把他教训了一顿。

“蝎大哥,等一下啊…!”
被三代压制得无法动弹的迪达拉依旧拼命扭动尝试摆脱禁锢,最终还是筋疲力尽的瘫在地上,撅着嘴恶狠狠地瞪向抱着手居高临下地瞟着他的蝎。
蝎垂着眼睛望着在地上一边试图挣脱三代一边争辩着艺术与美的迪达拉,无可奈何的啧了一声。
如果不能成为永恒的话,只有一瞬间的美还不如从来就没存在过吧。
一瞬间,与其说带来震撼,带来更多的明明是一瞬间后的空洞与孤独。
真是个残酷的小鬼。
“虽然蝎大哥你的艺术很厉害没错…但最究极的艺术可不是由武力决定的啊,最究极的艺术是…”他狠狠吸了一口气,把脸憋的通红,
“爆炸啊!嗯!”
然后便像个无赖一样睥睨着蝎,一副死而无憾英勇就义的表情。
这家伙是笨蛋吗。
蝎忍了又忍,还是叹了口气,把三代收回了卷轴。
“哼,随便你。”
蝎翻了个白眼,缩回了蛭子。

迪达拉应该算是蝎讨厌的类型。
不过如果硬要他说出自己喜欢的类型的话,自己好像也说不上来。
不可置否的是,蝎和迪达拉的默契很好。
于是有那么几个瞬间,蝎也会对迪达拉的艺术产生些许认同。
“火遁,头刻苦!”
“喝!”
一阵爆炸声响起,火光染红了半边的天。
蝎望着在头顶盘旋的猫头鹰,以及张狂地笑着的迪达拉。
蝎在第一次见到迪达拉时就有些不情愿的发现了,火光下的迪达拉真的很美。
当然,这不是女人阴柔的美,也不是类似于鼬的五官的秀美。
而是迸发在迪达拉眼中的,充满生命力的美。
蝎不自觉的回望了一眼自己身边的三代。
看到的是一张毫无生气的,漠然的脸。
永恒之美才是艺术。
但此时的迪达拉,却绽放着超越永恒的生命之美。
蝎忽然觉得迪达拉说的也挺有道理。

蝎有时甚至会觉得,有迪达拉在身边好像也不是一件坏事。
“蝎大哥,我说,等我们收集完尾兽,之后的人生你想怎么过啊?”
一天,出完任务后,在基地的石像上休息的迪达拉突然没头没脑地问道。
这家伙,认真的吗…蝎有些无语。
停下给蛭子擦润滑油的手,转头望向迪达拉,居然还真的看见了迪达拉无比认真的脸。
“你这小子不会真的天真到觉得我们能活到那一天吧。”蝎默默地白了他一眼。
“你这大叔,真是一点艺术细胞都没有,嗯。”迪达拉不甘示弱地摆起手,手中的嘴也张狂地吐出舌头,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啊,要坐着C2龙周游五大国,然后把每一处走过的地方都用爆炸化作艺术。嗯!”
蝎挑了挑眉,继续给蛭子涂着润滑油,静静听着。
“然后,蝎大哥你也要一起来,嗯!”迪达拉的声音高了一度,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蝎有些想发笑。
“哼,我对小学生的春游可一点兴趣都没有。”蝎淡淡地说。
“什么春游!这可是艺术之旅,嗯!”迪达拉有些急切的站起来,单手握拳,带着他一贯的自信说,
“作为艺术家,最重要的就是采风吧?”他有些气鼓鼓地抱着手,咬着牙说道,
”这个邀请可代表着我对大哥你做为艺术家的认可啊!嗯!”
蝎顿住了。

蝎不知道怎么爱人。
“这孩子心里住着一只蝎子。”
在很小的时候,千代便这样说过。
其实蝎渴望被爱。
只是没有人曾教过他如何给予别人爱。
于是蝎觉得,对一个人最大程度的爱,就是把他做成傀儡,和他永远在一起。
蝎是贪婪的。
蝎是自私的。
他也从未想过为谁而改变什么。

“切,不愿意就算了,别摆出那副臭脸啊,嗯。”
“…你说真的?”
“什么?”
“真的要和我一起,走遍五大国?”
“当然了,嗯!”
“那这就是个约定了。如果你不守约的话,无论追到天涯海角,我都一定会杀了你。”



-Tbc

P.s:因为对蝎迪的小私心,这对大概是我揣摩最久,字数最多的一篇了。还会有个下篇,然后蝎子就可以领便当了/微笑
以及,如果出现任何ooc,请务必多多包涵。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