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好的F大人

暂时退lo到年底
如果有大学上了会早回来
冲分1530
GO FOR BROWN
祝安好

【瑞嘉/微雷安ABO】擦枪走火


【瑞嘉/微雷安ABO】擦枪走火


我我我纠结了十分钟是双A还是AO
虽然AO很诱人但果然瑞嘉啊还是更倾向于强/强这个样子
即将起程的破车
这里的格瑞会是比较贴近初设的性格
当初就是被旧版漫画恶心帅的格瑞调戏螺丝儿拉入坑的
啊他们真可爱
一丢丢的AO雷安
以及这是个AU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就打卡上车吧~


1.
盛夏五月。A高的篮球赛进行得如火如荼。
今天是1班和2班打半决赛的日子。
全年级都知道这场不好打,但没人会想到加时加到第五场,仍然是平局。

“哇,不愧是格瑞啊,要是我这么高强度地运动一个下午,早就中暑了。”站在人群最前方的金和身旁的凯莉感叹道。
“嘻嘻,这不废话嘛。你要有那个体力还能是个O?早就变成校内强A啦。” 凯莉含着棒棒糖,眯着眼调笑道。
“哈?体质这种事情是天生决定的吧,而且我在O里面算是很强壮的了,别小看我啊…”
金有些不满自己被身旁女孩轻视的事实。转过头还想继续争辩些什么,却被塞了一根牛奶味棒棒糖,和一句“好好看比赛”。
“切…我可是很强的…”小小声地嘟囔了一句,金郁闷地狠狠咬了几口嘴中的硬糖,发出咔啦咔啦的响声,才将目光重新投回赛场上。

2.
“裁判员,暂停!”
雷狮喊道。一声清亮的哨声随之响起。
将手中的篮球随手扔下,雷狮大步流星地跨到安迷修身旁。此时的安迷修已经因为体力的严重透支而有些呼吸不畅了,只能单膝跪地勉强使自己不倒下。
篮球场内安静下来,只剩下篮球在橡胶地上蹦远时发出的砰砰声。
“你是笨蛋吗,不舒服就早点说啊。”雷狮看着安迷修痛苦的脸庞又气又心疼。
“我…我没关系…把比赛打完吧…我不想让美丽的小姐们失望…”安迷修推开雷狮想要扶他的臂膀,向视线中疑似是人群的方位努力扯开一个温柔的笑,想站起却还是跌了下去。
“够了,安迷修。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也不早了,明天再继续。”格瑞走上前,声线冷静而不容置疑。
“…”安迷修看了他一眼,仍不做声。垂下的睫毛蝶翼般轻颤。
“你这骑士笨蛋还想怎样?!”雷狮这下是真的动怒了,眼神一暗,便释放出浓烈的信息素将两人包围。
龙涎香是极具侵略性的香型。莫不说对O有强大的攻击性,对一向信息素免疫的B也有着强大的干扰力。
那是阴云密布下的大海带着腥与占有欲的味道。
“混蛋…”本就体力透支的安迷修经这么一冲,一下便软在了雷狮怀里,“别犯规啊…”
雷狮微微勾起嘴角。
“在爱与战争中,一切都是公平的。”
满意地抱起总算不再反抗的安迷修,雷狮回过头朝格瑞微微颔首示意,便走出了人群。

“那么就暂时停赛,明天再继续打。”格瑞捡起滚落到场边的篮球,对一旁的裁判员说道。
“喂,等等。”耳畔熟悉的声音响起,“你当我是空气吗?我还没同意呢。”
…我就知道。
格瑞默默叹了口气。

3.
嘉德罗斯正叉着腰不可一世地瞪着他。
为什么每次都要我来安慰这小孩啊…格瑞腹诽道。却还是走到他身边,微微俯下身,与嘉德罗斯四目相对。
“现在你我两队各缺一名球员,你还想打?怎么打?”
格瑞半眯着钴紫色的的眼眸,语气平淡又循循善诱,
“还是你想点球?这么没意思的结局还不如明天继续。不觉得吗?”
“…我…” 嘉德罗斯想说点什么,什么都行。只要别让一切都随了这个人的心愿。想了半天却还是憋不出一句话,圆圆的包子脸倒是憋了个通红。
“我不管,格瑞。今天你欠我一个胜负!”

格瑞轻轻哼了一声,转身。
“别得寸进尺,嘉德罗斯。这胜负我明天再还。”

他撩了下额头前被汗浸湿的刘海,不知从哪借来的五毛钱小星星在他身旁一闪一闪,顺便朝着围观的女生露出了自己十足自信的完美侧颜。

不出所料收获了满满的尖叫与甜腻的信息素。

这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身后的小孩气得直跺脚。

4.
运动馆旁的更衣室。
“格瑞,你在嘛?我进来了哦~”

金明快的嗓音随着敲门声响起,还没等格瑞应声,便自顾自地蹦哒了进来。
“…听到别人说请进再进啊,笨蛋,不然敲门还有什么意义。”格瑞黑线的看着自家竹马星星眼地举着毛巾和运动饮料望着他,脱衣服脱到一半的手又尴尬地放了下去。
“嘿嘿,我下次注意哈。”
金毫不在意地挠了挠头,笑道。格瑞叹了口气,认命地接过对方手中的饮料,拧开,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

5.
(此部分会出现友情向推动剧情的瑞金。接受不了的跳。)

不宽敞的更衣室中蒸腾着檀木的香气。
金在偷偷看着自己。
不…这就是光明长大的盯着自己的喉结在看…
格瑞一边灌着水,一边用余光偷偷瞄着身旁无意识下被自己的信息素所吸引的好友…

“你在看什么?”半瓶饮料见底,嗓子总算不那么干涸难耐了,格瑞拧上瓶盖,挑着眉,问道。
“?!呃,我有吗?”仿佛大梦初醒般,金尴尬地搔了搔后脑勺,“不好意思,我也没意识到,不知不觉就…”
随之而来的是属于Omega的甜腻信息素。
是橙花的味道。

这家伙,果然是笨蛋啊。
格瑞叹了口气。
倒不如说,就是因为是笨蛋,所以才没意识到体质不同所带来的危险性,同时也在毫无意识地给别人带来危险。
“好了,冷静下来。” 格瑞安慰地对金说。
空气中omega的信息素愈加浓郁,就算自己对金从未有过超出友人的非分之想,这样下去也是极其危险的。
“凯莉应该就在外边等你吧?现在马上去找她,我换完衣服就去找你们。”

6.
(如果你跳了刚刚那章的话,简单做下前情提要:现在的休息室充满了omega的信息素,充足到可以使某两个A被动地进入情潮。)

“格瑞,跟我打架!!刚刚球场上没分出胜负,现在让我们痛痛快快…” 嘉德罗斯适时地踹开门,咋咋唬唬地蹦进来,在看到格瑞身旁的金后整个人的气氛又瞬间降到冰点。
“喂,渣渣,你怎么也在这啊?”嘉德罗斯抱着手站在金面前,虽然不想承认但还是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
“我现在要和格瑞谈一些只有强者才有权利知道的话题,给你一分钟马上从我眼前消失,否则…”嘉德罗斯微微扬起头,目光变暗,勾起嘴角,强劲的Alpha信息素在身畔爆发开来,
“被拖进情潮可就别怪我了…”
麝香的诱惑香气与橙花交织在一起,激发出与费洛蒙相似的气息。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金在心里咬着小手帕告诉自己。
“嘤嘤嘤!你这家伙太欺负人了!”金被格瑞的信息素护着,跳到门口,做了个鬼脸,“改天再找你算账,小矮子!”
“你说啥?!看我把你打成三段!!!”

7.

“所以,你找我什么事?”格瑞边问,边褪下比赛时已被汗浸透的球服。

“那还用说,当然是找你打架啊!”

为什么自己身边都是一群笨蛋。

“…啧,我今天没功夫陪你胡闹,改天再…”

“不行,今天你欠我一个胜负!接招吧,格瑞!!”

“喂等等!你先让我把衣服穿好啊?!”


8.

格瑞本以为今天会再一次被这小霸王耍阴地撂倒在地上,在脸上画满小王八才算完事。

但今天却出乎意料的是自己占了上风。

将他的双手固定在头顶,格瑞跨坐在身下小孩仍青涩的身躯上,气喘吁吁地望着他。

“你…”有什么不对,嘉德罗斯今天有哪里不对。

格瑞这么想着,到了嗓子眼的话却总说不上来。

两人喘着粗气四目相对。

檀木的深沉与麝香的挑逗冗杂在一起,竟能激发出如此禁欲而又充满野性的气息。

可恶,都怪这里的信息素。自己根本无法思考。

“不错嘛,格瑞。没错,就是这个气势,这才配做我嘉德罗斯的对手。”语气中是一如往常的不可一世,

“这局是你赢了。惩罚我吧。怎么样都行。随便打我几拳,我不会反抗的。”

这次轮到格瑞愣住了。


9.

“你…”格瑞缓缓放开身下小孩的手,“你在自责。”

嘉德罗斯仍倨傲地望着他,身下的身体却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僵硬。

“自责自己作为班长没早点发现安迷修是omega这件事,结果给他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格瑞语气冷静而平淡,仿佛在陈述一个广而昭之的事实。

“这倒是超出了我的想象。”


“你这家伙…从刚才开始就在胡说些什么啊…本大爷怎么可能会在意那群渣渣的死活!!”嘉德罗斯愤怒得咬牙切齿,眼眶有些湿润地瞪着格瑞,提高了声音大喊道。

“赢了就给我愿赌服输的做出惩罚啊!煲什么鸡汤?!我真是看错你了,格瑞!”随之一拳拳发狠地砸向身上银发的少年,却被一一接下,双手再度被压制到头顶。

在闹别扭啊。格瑞想着。

空气中的麝香味因嘉德罗斯情绪的暴动而变得愈加浓郁。

甜得有些诱人了。

格瑞仍然摆着一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眉毛却饶有兴趣地挑起,审视着眼前炸了毛的少年。


圆圆的包子脸被怒气与方才的打斗蒸得通红,连眼角都晕染上了艳色的痕迹。金色的眼眸透露着alpha独有的倔强与强势,水光潋滟下却露出了难以言说的娇嗔媚态。

自己一定是疯了才会觉得这烦得要死的家伙居然还挺好看的。格瑞暗暗道。

都是信息素的错。


10.

“安迷修的事…不是你的错…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格瑞俯下身,在嘉德罗斯粉红色的耳垂旁低声说,

“倒不如说这是那个坚持自己道义的笨蛋自己的选择。”轻轻咬上小孩薄薄的耳垂,意料之内地听见他刻意隐忍下轻微的吸气声。

檀木深沉的香气覆了上来,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几乎就要溺死在这片信息素里了。

“你没必要为这个惩罚自己。不过你确确实实是输给我了。'怎么样都行,'这是你刚刚自己说的话。”格瑞与嘉德罗斯额头相抵,四目相对。

那紫眸中虽仍是一如既往的冷静,却也染上了一层令人心悸的情 / 热。

“你…你想干什么…混蛋…住手…住手啊…”嘉德罗斯挣扎起来。周遭催 / 情的信息素在把他拉向未知的深渊。虽然头脑发 / 昏,身体发 / 热,但仅存的理智仍告诉他,不能让眼前的这个人得逞。

“愿赌服输。”微不可见地勾了勾嘴角,格瑞覆上了身下小孩紧抿着的双唇,“如你所愿。”

“唔…”



-TBC-


对不起!!不是我卡肉!!!是我根本不会开!!!

让各位见笑了,其实我是个根本没有驾驶证的假司机(。

虽说是TBC但具体什么时候写。

这个问题,我只能保守的说,猴年马月吧。

总之就是这样了。当初想写的梗是男友力max的雷总和心口不一的假螺丝儿。写的时候非常愉快,也希望你们看的开心啦。


P.s. 有关信息素的几段信息是彻头彻尾的假话。如果想借梗或者对信息素感兴趣的旁友不妨走我的下一篇文章,里面会对文中出现过的香料进行一些介绍。


虽然没有车,但宝贝们也可以打个卡再走嘛

啵啵。


以上。

评论(10)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