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好的F大人

冷cp爱好者
喜欢小姐姐

【双黑】#六一特供# 你这个样子是要被伞剑的

【双黑】#六一特供# 你这个样子是要被伞剑的


梗来自于黑童子的新皮肤!
你们看了吗,那个露脐装呀
超级好看的
一直都觉得小小黑这样的炸裂鬼畜小孩
如果是受应该很有趣吧
今天就要着手试试

cp是鬼使黑x黑童子!!
不拆不逆注意避雷

不就是最高死刑嘛
谁怕谁没鸟(不


1.

晴明院中的樱花树下一如既往地热闹。

花妖们在树上叽叽喳喳地交头接耳。时不时聊到了彼此都格外感兴趣的八卦,便在花枝间爆发出一阵铃铛般的笑声。

山兔莹草小僧等一众小妖在庭院中,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小僧被蒙了一层眼罩,呆呆地朝前踱着,双手在空中乱抓一通的憨态逗乐了一团团在他身后藏好的小尾巴们。

般若正笑嘻嘻地在熟睡的风神大人脸上画符。那鬼鬼祟祟的样子被丑时之女瞧见了,便捣乱地从后面打了几针咒锥。
猝不及防地被一扎,金发小孩跌在风神大人怀里,把两人都吓了个半死。

不知是丑时之女还是般若开了个大,意料之外地把樱花妖从树上直直砸了下来。一时间,清脆的惊呼与嘤嘤呜呜的抽噎充盈在了整座庭院。

“晴明,不去管一下真的没问题吗…”源博雅汗颜地望着院子,对闹成一团吵得昏天黑地的小家伙们表示了耿直的担忧。
“呵呵,随他们去吧。”被唤作晴明的男人悠哉地侧躺着,呷了口清酒,
“今天就随他们闹好了…毕竟,是孩子们的节日啊。”

2.

“哇,白童子,这是你的新衣服吗,好可爱!”
不知是哪个小妖率先发出惊叹,把闹成一团的孩子们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方才进来的乖巧小孩身上。

“啊,是吗,我好高兴!”被称作白童子的孩子甜甜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模样好不讨喜。
小孩子们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亮晶晶的豆豆眼在白童子周遭闪烁。

“旗子也换了呢!是鲤鱼旗的样子,好棒呀~”
“是呀是呀,感觉有点像小座敷的那一身呢!”
“是啊~”
“话说回来,黑童子应该也换了吧,他人咧?”

“黑童子呀,”说到自己的伙伴,白童子眉眼一弯,吃吃地笑起来,“这家伙害羞,就自己先回屋啦。”

3.

黑童子气喘吁吁地跑到内屋,见四下无人,才放缓了脚步,大口呼吸起来。
还好有白童子帮自己挡着…小孩弯着腰,暗暗腹诽道,如果这个样子让大家都看见…
悄悄摸了摸自己没有衣衫遮挡着的光滑肚皮,两颊有些微微的发热。
实在是,太害羞了…

“哟,这不是我们家徒弟嘛。新衣服领到了?”
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黑童子本想直起的身体蓦地一怔。
…师傅的声音…
虽然知道这新衣服总免不了被大家一顿指指点点,但要说自己最不想遇见的情况,大概就是单独被师傅瞧见了。

糟,糟糕了…快跑…

这么想着,脑回路耿直而简单的黑童子便直起身子。抖了抖衣袖,拔腿就跑。

4.

追了好一会儿,鬼使黑总算把这跑得飞快的倒霉孩子堵在了一间寝屋中,气喘吁吁地把他的双手压制在身后的墙上。

“你这家伙…为什么要跑啊…”

这孩子也不知道从哪抢了个这么快的速度位,跑得贼啦快,害得我老腰都快闪了…
鬼使黑暗暗吐槽着,不禁感叹这寮里真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不知不觉就没我们这老一辈什么事了。
“小小黑,你…”

黑童子此时的状态可以说是糟糕透了。
新换的猫木槌被扔在一边,下身的裙裤因为刚才的争斗而被凌乱地撩起来半截,露出小孩白白嫩嫩的大腿。
看起来十分柔软的腰肢就这么裸露在空气中,随着主人的呼吸起起伏伏,引人遐想。
再往上看,是小孩举起遮盖面容的纤细双手,以及从指缝中露出的绯红色皮肤。

鬼使黑咽了口口水。
不对,自己为什么会觉得这孩子还挺诱人的??
他真的还只是个孩子啊!!!
鬼使黑在内心把自己伞剑了一万次,深吸了一口气,看向黑童子。

“小…小小黑,不好意思,吓到你了。”鬼使黑放缓自己的声线,安慰着眼前因受惊而微微颤抖的小孩。
“我只是想确认下你有没有事…你刚刚什么都没说,我以为发生了什么…”鬼使黑搔了搔面颊,有些无奈,
“那什么,我有时候做事挺没根筋的,你千万别放在心上…”言毕,叹了口气,顺便揉了揉眼前小孩的银白色发丝。
极其柔软的触感。

5.

“不是…师傅…的错…”
黑童子勉强从喉咙挤出这几个字,本就不适应说话的嗓音沙哑得把自己都吓了一跳。

本来就不是师傅的错,是自己实在太害羞,才导致现在尴尬的局面…
要是自己刚刚没跑就好了…
这下可怎么办…
还是…告诉师傅好了…

仍用双手掩着脸,黑童子微微地吸气,吐气。

总算下定了决心般,小孩颤抖着嗓音说:

“师傅…腿崴了…好…好痛…”

6.

这孩子真是…
鬼使黑默默腹诽。
不过话说回来,刚刚自己是在期待什么啊…

7.

“抱好喽,好,我们走!”
将猫木槌背在身后,鬼使黑双手抱起小孩纤细的双腿与光洁的后背,元气满满地说。

比自己想象的还轻嘛。鬼使黑愉悦地想。

“谢谢…又添麻烦了…”
怀中小孩的嗓音几乎轻不可闻,但鬼使黑还是及时捕捉到了。
“哈哈,没关系,谁叫我是你师傅呢!再说了,这次的主要错还是在我,应该是由我来说对不起才对。”鬼使黑抱着小孩朝庭院中走着,准备找莹草姑娘来叮一下,

“比起这个,把手放下来如何,你总不想掩着脸走一路吧?”

黑童子闻言,仍有些不情愿地摇了摇头。

“这是师傅的命令,不准违抗。”故作严肃地这么说,鬼使黑知道这是对这孩子的绝对杀手锏。

小孩犹豫了下,却还是乖乖把手拿下来,缩成一团,折在胸口。

金色的眸子水光潋滟,只与自己对视一秒便害羞地紧紧闭上。小小的豆豆眉如临大敌般皱在一起,火霞般的红晕将眼角都染得艳色一片。

“好害羞…师傅…”

8.

最低伞剑,最高天翔鹤斩,清醒啊鬼使黑!!

9.

尽管在心中这么告诫着自己,但看着怀中平时那个沉默寡言的孩子如今隐忍娇嗔的样子,鬼使黑还是忍不住一阵心悸。

现在还是个孩子,这长大了以后可怎么办啊…

鬼使黑在心中默默点了一根烟。

“要不…你还是把脸掩上吧…”


END

评论(4)

热度(56)